对话小米崔宝秋:“宁愿写代码,不愿做PPT”的工程师是技术之根 – 智东西(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小米 5 #AI 8 #AIoT 2

看点:今天,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宝秋博士,一个不一样的小米。

结束了上午半天的演讲,看完了下午AI部门的发言,崔宝秋匆忙赶到了会议室。穿着跟程序员们一样的棒球服,精干的短发,虽然忙了一天,但还是眼里放光。不过刚聊两句,崔宝秋就把外套脱掉,只穿一件衬衫,隐约还能看到他硬朗的肌肉线条。崔宝秋,小米集团副总裁、集团技术委主席。小米技术层面的研发工作,主要由他一手规划。

刚刚看完小米开发者大会,每个人都对小爱同学5.0的主动式AI、UWB“一指连”和伸缩式大光圈镜头等黑科技印象深刻。可以说,小米在AI语音、手机拍照软硬件技术等方面的积累再次刷新了人们对于小米的印象。因为一直以来,外界常常有一种感觉,认为小米有点低调,大部分时间都在闷头做产品,很少出来讲些什么。带着这个问题,智东西与小米技术掌门崔宝秋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深入交流,但就是这120多分钟的时间里,我真正理解了小米能够拥有这些硬核技术背后的秘密。其实,也没什么秘密,不过是工程师们一行行代码,一次次实验、一个个不眠之夜汇聚的心血罢了。

小米留住了人才而人才成就了小米在这次的小米开发者大会上,崔宝秋在讲述人才背后的故事时,多次提到“凉鞋教授”Daniel povey。

据说,Daniel无论是春夏秋冬,都会穿着他那双标志性的凉鞋。崔宝秋笑着说,“你别说,那个凉鞋穿起来还真的很舒服。”但就是这样一位穿着朴实的英国教授,却是AI语音识别领域“开山鼻祖”级别的人物,是语音识别开源工具Kaldi的打造者。可以说,许多以前没有太多基础的企业能够做出具有一定水平的AI语音助手,Kaldi都是其背后基石性的存在。

而就是这样一位技术大牛,2019年回绝了Facebook的邀请,在跟崔宝秋长谈之后,直接来到了小米,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其实有很多学术界大拿来到产业的例子,但大部分很快都适应不了,重新回归学术圈。Daniel不但在小米扎了根,而且短短一年,第二代Kaldi的基本框架都已经完成了。崔宝秋说,其实Daniel是非常纯粹的一个人,他对于代码的热爱几近痴迷。当初我们其实为他考虑了很多,甚至是妻子和孩子的安顿问题。但Daniel却说的很简单,他觉得这些事情是需要考虑的,但都不是决定他是否留在小米的关键因素。他最大的希望,是Kaldi第二代可以是完全开源的。崔宝秋当时其实是非常兴奋的,因为这一点恰恰就是小米所一直坚持的理念——坚持开源。这恰恰契合了小米的开源文化。

另外,Daniel不太希望被业务需求强行打乱节奏。其实作为工程师出身的崔宝秋,是非常理解这种心情的,他深知一个执着于学术研究的人最需要的和最担心的。他说,一个预研的技术,以及技术的研发,都需要和产品研发解耦,而这一点小米是做到了的。“产品需要这个功能、那个功能,然后给研发加码,这是很容易打乱节奏的。在这方面,我们是充分满足他的。”崔宝秋说。当然,最后最后就是帮Daniel找到他需要的人。因为Daniel对于代码的要求其实是非常苛刻的,所以他需要有优秀的工程师。一开始Daniel把重任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崔宝秋问他是否需要帮手,他就说瓶颈还在他自己,暂时不需要。但随着瓶颈被一点点突破,后续的工作依然需要团队的支持。

为了给Daniel打造得力的团队,从公司内部转岗,到外部招聘,小米双管齐下,力求保证给他提供一个他所需要的团队。崔宝秋说,我们做这些,其实就是为了给他提供一个“完美的环境”。有了这些保障作为基础,今天,Kaldi第二代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快速演进阶段,基本框架已经搭建完毕。崔宝秋说,之所以到如今的小米开发者大会才释放出一些信息,主要也是因为Daniel是一个特别追求完美的人。“他本来有个A方案,但是一直打磨打磨也还是总有遗憾,最后他直接推倒重来,采用了方案B。”

Daniel其实不太爱说什么,而是都在专心的做。据说,在去年开发者大会上,崔宝秋让他上台讲两句,当时Daniel上台第一句就是,不好意思,我PPT做的比较简单,因为与其把时间花在PPT上,我宁愿多写几行代码。他说,“现在Daniel的一些代码已经有所应用,尤其是在AI语音团队里,效果非常好。”小米给予人才充分的重视,给予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所能够提供的最佳研发环境。这样的付出,也是小米收获良好工程师氛围的基础。崔宝秋特别说道,其实这些优秀人才也给小米带来了很多意外惊喜。他说这些大牛来到小米,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其实他们很多的学生都追随他们而来。当时Daniel还没有正式加入小米,只是有意向,这个消息刚刚被外界嗅到,就有很多人找到崔宝秋,说希望可以加入小米,而这些人有不少都是Daniel的学生,这些AI人才,跟着老师的足迹来到了小米。

后来又有很多人慕名而来要加入小米,他们说,小米是真的认真在做技术。崔宝秋特别提到一个细节,他说有时候,竞争对手向人才开出了更高的Offer,但是他们最终选择了小米,这种群体效应和氛围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这样的人才氛围给小米吸引了很多市面上优秀的AI人才,崔宝秋说,这些人有来自创业公司的、还有来自AI巨头公司的,他说,“我有信心打造一支顶级的AI语音团队。”

“硬核”不等于“硬件”小米眼里的工程师都是平等的人才因为热爱和工程师文化留在了小米,小米也给予了最好的环境,让技术的孵化有了一片好的土壤。为了鼓励这些工程师,雷军在2019年2月春节刚过,就与崔宝秋长谈了三个小时,亲自拍板定下了百万美金大奖。这是小米每年年度技术大奖中的最高奖项。雷军希望通过这个奖项,让幕后的工程师英雄们站到台前。用实打实的行动说话,而不是空讲技术立业。

小米的第一个百万美金大奖,颁给了小米MIX Alpha手机的环绕屏技术团队,当时智东西就曾深入报道了这项技术研发之路上的感人故事。在百万美金大奖的评选中,小米对于工程师技术的重视是无差别的,在雷军眼里,工程师不仅是研发人员,更包括设计师、测试人员、产品经理,他们都是小米的工程师。

崔宝秋说,曾有互联网部门的经理跟他反映,说自己是不是评选百万美金大奖可能会有些吃亏,毕竟做硬件产品的看起来技术更加“硬核”。但其实在小米看来,硬核技术不是硬件技术,但凡是突破性、领先性的创新技术,都有可能成为百万美金大奖的奖励目标。崔宝秋特别提到,今年的百万美金大奖的初选已经结束,在入围的这些奖项中,就有一项互联网业务的技术,冲到了非常靠前的位置,成为夺冠大热门。明年,雷军说还要再招聘5000名工程师,届时,小米的工程师团队可能将超过15000人。例如相机、屏幕、充电、IoT、AI语音交互、5G通信、大数据及云服务、智能制造装备等技术,从底层的基础技术,到上面的应用层,都将是小米研发团队丰富壮大的方向。

崔宝秋还说,小米会面向全球招聘人才,并且他们既重视应届毕业生的招聘,又重视博士的招聘,对于人才梯队的建设目标非常明确。

手机 x AIoT是核心主动式AI串起AIoT生态小米靠着互联网铁人三项模式起家,而今天,不论是智能手机还是AIoT战场,都已经进入了硬核技术博弈的阶段,这也是小米这样重视人才的外驱因素之一。对于技术创新,小米一直在不断地逼着自己走的更快些。雷军曾说,创新决定飞多高,品质决定飞多远。这是雷军从创业之初就立下的方向。

在历次的小米开发者大会上,小爱同学对于小米的意义都十分特别。小米对于技术研发的方向是很清晰的,就是“围绕核心业务,打造核心技术。”而小米的核心业务就是“手机 x AIoT”。在崔宝秋看来,小爱同学就是小米核心业务中的核心能力——小爱同学就是小米的AI能力体系。不论是手机业务还是AIoT业务,都需要小爱同学。崔宝秋特别提到,其实广义的小爱同学就是小米的AI,小爱同学起名的时候就有这个寓意在里面,“ai”就是“AI”。这次小爱同学升级为5.0版本,在主动式AI交互、多模态交互、跨设备协同等方面都有比较明显的提升。

可以看出,小米希望小爱同学不只是一个AI语音助手,而是一个AI智能生活助手,她不仅可以给定闹钟、报天气,更能懂你,在合适的时候提供需要的服务。小爱同学逐渐成为了一个控制中心、虚拟大脑,可以对各智能设备进行控制、协同。同时,小爱同学可以理解你、懂你。

崔宝秋每每提起小爱同学,其实眼中都流露出抑制不住的自豪,同时语速也会加快许多,并且如果你不提出新的问题,宝秋博士好像可以一直讲下去。对于他来说,小爱同学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而对于小爱同学为什么会向着这种主动AI的模式去发展,其实还有一段存留于崔宝秋记忆深处的故事。2017年,崔宝秋看到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发布,而亚马逊的确是智能音箱市场的主要开创者和引领者。但尽管如此,他说当时的外国媒体对Echo仍然提出了不小的挑战,比如音箱仍然就是一问一答,比较机械和固定。当时他就觉得,人们对于AI的要求和期待其实还是很高的。当时他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小爱同学,如何与众不同?”而他给出的答案就是,小米的小爱同学,一定要做主动AI。

他谈到了几个例子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如果你问小爱同学今天的北京限号情况,小爱同学会主动问你车牌号是多少,这样下次出行她就会主动告诉你今天是否限行。再比如当你让小爱同学为你定一个6点的起床闹钟时,小爱同学可能会说你最近几天睡眠时间一直严重不足,是否要把闹钟定晚点,多休息一会儿。这种有温度的AI,才是小米想要的。

虽然NLP技术很难,实现这些功能的挑战很大。但雷军曾说,小米的工程师们要挑战不可能,这样才能让未来多一种可能。包括崔宝秋在内的小米的工程师们,其实一直都有这样的信念。小爱同学的重要,正因为手机 x AIoT是小米会始终围绕的核心业务。而面对当下AIoT爆发的时代,小米既要巩固好自己的IoT生态根基,又不断向着设备一体化、生态化的方向发展。目前小米的IoT设备连接数量已经超过了2.76亿台,其中激活小爱同学的设备数量达到了2.28亿台,小爱同学的月活用户数更是达到了7860多万次,同比增长57%。

在这次的开发者大会上,小米还推出了基于开源的NuttX系统的物联网软件平台Xiaomi Vela。崔宝秋说,很早的时候,小米的生态版图可能是像树木开枝散叶一样,拓展的非常快,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可以说是“野蛮生长”。但是今天他们也在慢慢分类,发现需要加大投入构建开源的物联网操作系统。他们找到了NuttX系统的创造者Nutt老先生,在小米把NuttX系统与小米现有的硬件生态基础结合可以创造的未来广阔AIoT生态告诉Nutt后,双方一拍即合,小米的第一个物联网软件平台也就此诞生。另外,小米还发布了MACE 1.0移动AI计算引擎,并推出了MACE Micro AI计算模块。MACE Micro是小米单独为小规模IoT产品所打造,据称其代码量可以低至数百KB,并且传感器和处理器功耗均小于1毫瓦。

通过这些硬核技术的发布,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小米希望通过AI将自身的IoT生态真正串联起来,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一个具有出色AI能力的AIoT生态。从IoT到AIoT,其实就是从单一设备变成一个整体,未来人们购买的可能是一整套生态,而不是单一的某个设备。

低调不代表低头未来会继续“死磕”硬核技术说到这里,你会发现,小米有很多故事都是不为人所知的。小米一直以来,都给人一种低调的感觉。其实这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崔宝秋直言,其实小米早年间的节奏是非常快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一切都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大家都在埋头往前跑,一心钻研技术。“其实小米人几乎没时间去参加比赛,去做更多对外的活动。”所以外界也就没有听到小米太多的发声。他还说,最主要的一点,也是因为小米的工程师其实很务实,就像Daniel一样专注的工程师还有很多,他们真的是宁愿多写几行代码都不愿意去做PPT。

也许就像最近雷军常常提起的那位,在周末夜晚的小米园区里,测试夜景拍照算法的工程师一样,他们不在乎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谁,而在乎自己打磨的技术是否真正过硬。当然,低调归低调,面对2021年的硬核技术博弈战,小米却是信心满满。对于明年各家的技术争夺焦点,崔宝秋认为,手机的相机技术肯定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快充技术当然也算一个,因为5G对于手机的功耗的要求很高,另外就是屏幕显示技术,尤其是屏幕形态。

而这些技术领域,小米都将继续“死磕”自家的硬核技术。崔宝秋说,我们之所以用死磕这个词,是因为它特别能够代表我们工程师的钻研精神。

当下小米在120倍变焦拍照、80W无线充电和120W有线充电技术方面都实现了领先,而开发者大会上亮相的能够使拍照进光量提升300%的伸缩式镜头更是惊艳全场。

小米MIX Alpha曾经让我们瞥见了一眼小米的柔性显示技术,在折叠屏手机市场逐渐走高的趋势下,明年是否会有小米折叠屏幕手机产品落地,也变得十分令人期待。另外,小米还有更高层次的目标,在赋能中国智造方面,雷军说他们还将加强与供应链的合作,为这些厂商去赋能,打造更多无人工厂。

他在开发者大会上说道,“未来还有10倍于现在规模的智能工厂。”而在这些无人工厂里,“设备要么是小米自研的,要么是小米投资研发的。”

结语:5000人扩招,可能只是个开始

君子爱“才”取之有道。小米的真心换来了技术大牛们发自内心的认可,而技术人才的聚集又让小米的工程师文化愈发浓厚。对于技术的执着,是一直流淌在小米血液里的。面对2021年,甚至面对未来10年,小米都做好了准备,打一场技术的硬仗。跟崔宝秋博士畅谈的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每每提到AI技术、小爱同学,他还是滔滔不绝,甚至眼中放光。眼里有光,心里有梦,走在实处,这可能就是小米朴实无华的技术之路吧。崔宝秋的同事曾悄悄告诉我们,他每天基本要晚上十点以后才走,除了工作就是在健身房“撸铁”。“你知道吗,我们这层的年轻小伙子掰手腕都不是他的对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智东西】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